明朝已無張居正

  • 發布時間: 2020-05-19
  • 瀏覽量:677

近一段時間,讀了幾本有關明朝的書籍。有當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黃仁宇的《萬歷十五年》以及方志遠的《萬歷興亡錄》,幾本書混搭著讀了下去,就像鮮榨的果汁,蘋果、橙子、木瓜等水果一股腦攪在一起,味道是說不清楚了,維生素倒是全在一個杯子里。

在《萬歷十五年》中,黃仁宇把萬歷十五年作為大明王朝走向發展盡頭的時代標桿,我卻感覺,明朝從“尊主權、信賞罰、一號令”的暢通政治準則到吏治腐敗、信仰思想渙散的快速演變的分水嶺應該是在萬歷十年。因為那一年,即公元1582年,帝國內閣首輔、太師太傅、大學士張居正卒。那么,讓我們看一看這一重大歷史事件的主人翁——張居正在歷史進程中的真實軌跡。

嘉靖二十五年,張居正中進士,并且選了庶吉士,入翰林院,成了儲相?!睹魇?張居正傳》中是這樣描述當時的張居正:居正為人,欣面秀眉目,勇敢任事,豪杰自許,然深沉有城府,莫能測也。二十三歲的張居正在這樣的評價中,在羨慕嫉妒恨的包圍圈里開始了他的腥風血雨、掙扎沉浮的宦海生涯。翰林院期間,張居正深受眾學士厚愛,結交了同事高拱并引為知己,又被內閣首輔嚴嵩所器重 ,隨即被選為裕王的教官。

公元1566年,一生追求長生不老的嘉靖帝死了,張居正的學生裕王繼皇帝位,年號隆慶,張居正順利進入了以徐階為首輔的內閣。公元1568年11月,首輔徐階離開北京,告老還鄉;公元1569年,張居正的知己高拱成為內閣首輔;公元1572年,一向保持低調作風的張居正成為新的內閣首輔、10歲的萬歷皇帝的老師。

二十六年的官場沉浮、爾虞我詐、勾心斗角讓張居正失去了許多的熱情、寬容、善良……,但處在權力巔峰的他唯一沒有丟掉的是他的人生理想,他要從此開創嶄新的歷史,一段深深烙上張居正烙印的輝煌歷史。當我在《明朝那些事》中讀到這段驚心動魄的歷史,我感受到了理想和信仰的光輝。

在《萬歷興亡錄》中我們可以清晰地提煉出作為內閣首輔以后的張居正的政治作為。從公元1572年起,橫空出世的張居正開始了他的銳意革新。

一、在政治上執行“尊主權、一號令”的基本思想,所有的官員必須在認識、實踐上和朝廷保持高度一致,朝令而夕必行,有功者賞、有過者罰。這一政令的施行從根本上扭轉了前期大明朝廷的上下官吏拖沓散漫、袒護包容的陋習,使國家機器得以有效率地運轉。

二、在經濟上清丈土地、改革稅法。從萬歷六年開始,在張居正的主持下,在全國范圍內對農田進行了全面的丈量,清查出沒有繳稅的農田三百多萬頃。而在此之前的一百多年里,向國家繳稅的在案農田只有區區四百多萬頃!張居正通過三年的努力,讓朝廷的農田稅收增長了近一倍。至萬歷九年,張居正號令推廣“一條鞭”法,即把各種名目的稅收合并起來,按照農田、財產及丁口的多少,計算出各家各戶應該交納的稅額并且統一改收白銀。

張居正,打破了明朝以前兩千多年以來歷代封建王朝盤剝百姓的種種說不清也說不盡的徭役賦稅制度,百姓終于可以知道自己一年該向官府交納多少稅,各地官吏再也不能巧立名目地向百姓征收稅賦了。除此之外,在治理黃河、防范蒙古等問題上張居正也拿出了新的見解和措施。

由此可見,在公元1572年以前,那個在朝廷上兢兢業業、不事張揚的張居正已經在滿懷信心地籌劃著明天璀璨的篇章。他堅信,歷史必將賦予他重任,他也一定會建立起一個政治清明、天下太平,人民安居樂業的大明盛世,這是他的政治目標和道德理想。當那一天真正來臨,他唯一要做的只是雷厲風行地去實現他的政治抱負,他做到了。

今天,從以上書籍的字里行間,我們可以窺探到萬歷年間社會的奢華、人性的解放、近代價值觀和人生觀的雛形以及資本主義的早期萌芽。如果明王朝能一直延續張居正的治國綱領并能夠與時俱進,那么,中國的近現代史將可能徹底改寫,但歷史不允許假設!張居正以自己的才干給明王朝帶來了十幾年的穩定和繁榮。那時,我們的先輩已經走近了近代的大門,但隨著張居正的隕落,那扇大門又對我們轟然關閉了……

公元1582年,鞠躬盡瘁地把持著明朝國家機器運行的張居正與世長辭。在萬歷皇帝的暗中操縱下,對張居正的清算也就此展開,山西巡撫上疏論張居正十四大罪行,核心是“貪婪僭奢,招權樹黨,忘親欺君,蔽主殃民”。經過三個月的口誅筆伐,張居正所有的榮譽稱號被剝奪殆盡,接著家產被抄,長子自縊身亡……。這一段史實讓人不忍卒讀。

在明朝后期,吏治渙散,貪腐成風,張居正為實現自己的政治目標,使渙散的國家形成統一的意志,就勢必對官吏嚴加約束;其革新措施也勢必侵害一些個人利益。這些,都要求張居正剛愎鐵腕,但在封建君主體制下,張居正顯然用力過猛,以至于四處樹敵、傷及自身,釀成悲劇。

失去了張居正的明王朝進入了一個藐視權威的混亂時期,朝廷上下一團和氣,市井百姓也自由散漫、歌舞升平;而失去了張居正的萬歷皇帝也沒有像他自己所設想的那樣:擺脫了桎梏得以大展拳腳、中興大明王朝。在強大文官集團的壓力下,他甚至無法溫情于自己寵愛的妃子,更無法確立自己鐘愛的兒子為太子。生性聰慧的萬歷在歷代奉行的綱常倫理中徹底困惑了。于是,他選擇了逃避,從萬歷十五年起,張居正苦心培養的好學生——萬歷皇帝居然不上朝了。

在張居正死后四十年的明朝天啟年間,此時距明朝滅亡還有短短的二十多年,明王朝終于痛定思痛,對張居正的豐功偉績做了重新評價。但這些,對于即將沒落的王朝來講,一切都太遲了。

顯然,明朝世間已無張居正。盡管此后仍有無數志士仁人為皇權和國家的安危赴湯蹈火,但他們不能擁有像張居正那樣超凡的政治韜略和手段魄力。明王朝從繁榮奢華一步步邁向了內憂外患、茍延殘喘的困境。在我看來,這是個急速逆轉的過程,甚至于沒有短暫的停息,失去了重心的明王朝迅速滑向了深淵。

張居正的功過是非在后世文人的描述中存在著一定的差異,那是因為文人們往往以自己所處的情感、政治立場以及道德價值觀把同一個人描述成正反的兩面或者多重的側面。張居正作為偉大的政治家依靠自己的才智作出了推動歷史進程的重大貢獻,與此同時,他也不可避免的暴露出自身的弱點和人性中固有的缺陷,好在后世的歷史學家已經給予了他高度的評價:千古一人,明朝第一相!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歷經幾百年,從古書堆中栩栩如生走來的張居正,仍令后人敬仰。只是,我們永遠無法知道,無數是非榮辱之后的張居正究竟是如何感悟自己的人生。

我常感慨于《明朝那些事》全篇的最后一句:成功只有一個-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度過人生。也許,這就是對人生價值最超然的注解!

av无码久久久久不卡网站